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研究

TOP

楊蔚青:關于歷史城市景觀(HUL)中國化的幾點思考
發布時間:2018-08-17 10:12:00   瀏覽次數:3942   文字大小:【

  本文作者:楊蔚青

  摘要:2011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大會通過的《關于歷史城市景觀的建議書》是文化遺產保護理論的新成果。對《建議書》進行 “中國化”的解讀和運用,對我國當今的城鎮化進程和歷史城市景觀保護有著重要的意義。在研究、思考的基礎上,本文建議用“風物”一詞作為歷史城市景觀(HUL)中“景觀”一詞的中國化表述;認為可以從“千城一面”現象中尋求中國歷史城市景觀保護的啟示和文化遺珍;以及如何在中國踐行歷史城市景觀(HUL)方法的一些思路。

  關鍵詞:歷史城市景觀(HUL);風物;啟示;思考

  作者簡介:楊蔚青,1971年,男,河北邢臺,洛陽大遺址保護辦公室,副研究館員,文物科技保護及文化遺產保護,河南省洛陽市,471000。

  2011年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大會通過的《關于歷史城市景觀的建議書》(以下簡稱《建議書》)是文化遺產保護理論的新成果,提供了在當今社會發展中保護城鎮文化景觀的新理念。對當今中國來說,《建議書》尤其具有借鑒意義,因為我們正處于城市化進程的高峰期,同時又處在全球化的時代背景之下,避免城市雷同化、文化同質化是我們迫切需要面對的問題。2013年12月的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提出要建設“傳承文化,發展有歷史記憶、地域特色、民族特點的美麗城鎮……”這在指導思想上與歷史城市景觀(HUL)理念有高度的一致性,體現了國家領導人對城鎮化過程中歷史文化遺產保護的高度重視。在這種情況下,對《建議書》進行 “中國化”的解讀和運用就顯得尤其重要,對我國當今城鎮化進程和歷史城市景觀保護有著重要的意義。

  通過對《建議書》研讀,對專家、同行相關論著的學習,對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所倡導的“美麗城鎮”的會議精神理解,結合我國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大遺址保護的現狀,筆者深入思考,提出幾點關于歷史城市景觀保護的粗淺認識,以求專家、同行指證。

  一、關于“歷史城市景觀”概念的解讀——用“歷史城鎮風物”一詞作為“歷史城市景觀(HUL)”的中國式表述。

  圍繞“歷史城市景觀(HUL)”這一概念,曾有過不同的中文表述,比如“歷史性城市景觀”“城市歷史景觀”等。在明確用“歷史城市景觀”作為HUL理念的中文表述后,2013年的杭州歷史城市景觀聯盟年會上,國內外專家對這一概念的中文譯法仍然有不同的見解。包括:(1)“景觀”一詞在中文是“景象”的含義,這與HUL中“景觀”的含義有所區別,HUL中的“景觀”有人與自然相互作用的意義,甚至建議用中文中的“山水” “風水”等詞來表述“歷史城市景觀(HUL)”中的“景觀”一詞的含義。(2)歷史城市景觀中的“城市”一詞不僅指城市,還有鄉村、鄉鎮和整個城市區域。

  以筆者之見,更切合“歷史城市景觀(HUL)”概念中的“景觀”一詞含義的中文詞匯是“風物”,而“城市”一詞也可以用“城鎮”一詞替代;“歷史城市景觀(HUL)”更好的中文表述應當是“歷史城鎮風物”。 用“城鎮”取代“城市”,就涵蓋了更廣泛的人居范圍和形態,也與中央提出的城鎮化建設的表述相統一。而“風物”一詞,在中國由來以久,它既有風光景物的意思,也有風俗物產的意思,完全可以涵蓋《建議書》中所表述“景觀”含義。

  由于“景觀”一詞是“歷史城市景觀(HUL)”概念的關鍵,筆者特詳述理由如下。

  (一)運用“風物”一詞,可以更加準確的體現《建議書》中 “景觀”一詞的含義。

  根據《建議書》中的描述:“城市歷史景觀是文化和自然價值及屬性在歷史上層層積淀而產生的城市區域,其超越了‘歷史中心’或‘整體’的概念,包括更廣泛的城市背景及其地理環境。”“上述更廣泛的背景主要包括遺址的地形、地貌、水文和自然特征;其建成環境,不論是歷史上的還是當代的;其地上地下的基礎設施;其空地和花園、其土地使用模式和空間安排;感覺和視覺聯系;以及城市結構的所有其他要素。背景還包括社會和文化方面的做法和價值觀、經濟進程以及與多樣性和特性有關的遺產的無形方面。”從這些描述中可以看出,這里的“景觀”不光指風景,還有人與自然的相互作用,包括了人文與自然的兩方面。

  而對于“風物”一詞,漢語辭書多列有辭條解釋。《辭海》,“風物:風光、景物。猶言風景。陶潛《游斜川》詩序:‘天氣澄合,風物閑美’”。《現代漢語詞典》,“風物:一個地方特有的風景,如,北方風物/八閩風物志”。而《漢語大詞典》則給出了更為詳盡的解釋:(1)風光景物。晉·陶潛 《游斜川》詩序:“天氣澄和,風物閑美。” 宋·張昇《離亭燕》詞:“一帶江山如畫,風物向秋瀟灑。” 冰心《寄小讀者》四:“我素喜北方風物,至此也不能不傾倒于江南之雅澹溫柔。” (2)風俗物產。 宋·梅堯臣《送俞尚寺丞知蘄春縣》詩:“應見言風物,於今有貢虵。” 瞿秋白《餓鄉紀程》:“想起江南的風物,究竟是地理上文化上得天賦較厚呵。” 郭沫若《孔雀膽》附錄《<孔雀膽>資料匯輯》:“不僅為我把梁王妃的名字,把通濟橋的廢址,通同考查了出來,而且還提供了許多地方風物,使我的劇本得到分外的充實。” (3)特指風俗、習俗。《明史·西域傳四·天方》:“馬哈麻墓后有一井,水清而甘。泛海者必汲以行,遇颶風取水灑之即息。當鄭和使西洋時,傳其風物如此。”

  由此可見,“風物”一詞既可以指風景、物品、物產,也可以指社會人文的風俗、習俗,既可以是物質文化遺產又可以是非物質文化遺產,也可以是兩者的有機融合;更可貴的是“風物”一詞多指廣大、宏觀、綜合、動態的事物,可以充分體現出文化景觀的特性。如,偉人詩中的“牢騷太勝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這個“風物”,就是指世間的萬事萬物,既可以是自然景物,又可以是人為世事,更可指事物之間的相互作用、分合變化。

  總之,“風物”一詞從概念上充分體現了中國漢語文化中所想表達的山川之美、人文之美,也涵蓋了人的能動性與自然環境變化的互動;符合“歷史城市景觀(HUL)”中的景觀理念,也符合中央城鎮化工作會議所倡導的建設“美麗城鎮”的會議精神。“風物”一詞在點出文化景觀具有獨特性的同時,又不像“文物”一詞那樣容易給人們傳遞“微觀、珍稀、古老”等方面的潛臺詞,而是更容易使人們想到“宏觀、寬泛、現實”的意味,這樣有利于學術表達和社會公眾的認知和理解。

  (二)運用“風物”一詞,可以形成“文物”、“風物”、“風俗”這一完整的語言邏輯序列,有利于與已有的文化遺產概念體系相銜接,有利于文化遺產保護、歷史城市景觀(HUL)保護工作的開展。

  “文物”一詞多指具體的物質遺存,比如:可移動文物的青銅器、玉器、鐵器、陶器、瓷器等等;不可移動文物的古遺址、古墓葬、古建筑、石窟寺和石刻、壁畫等等。自新中國成立以來,隨著我國文物保護工作的開展,“文物”一詞已經深入人心,“文物”的概念得到文物保護工作者和社會公眾的理解和認同。但是,由于歷史的原因,在現實生活中,提及“文物”,普通民眾往往就認為它包涵了“歷史性、稀缺性、珍貴性”等潛臺詞,使大家誤以為,只有年代久遠的、稀有的、值錢的才是文物;反之,近代的、數量眾多的、不值錢的就不是文物,這就走入了文物保護的一個思維誤區。而在文物保護工作中并不是這么浮淺,尤其是近年來,在我們將“文物”的概念轉化為“文化遺產”的概念之后,我們不僅保護文物的本體,還保護其環境;不僅保護古代遺址、古建筑,還保護近現代工業遺產、鄉土民居;不僅保護獨立的文物本體,還保護文化線路、文化景觀。在保護物質文化遺產的同時,加強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把風俗、民間工藝、傳統技藝等等納入了保護范疇,使大量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了保護和傳承,取得令世人注目的成就。

  在這些文化遺產保護過程中,稍有欠缺的是,我們仍然沒有完全解決巨大體量的文化景觀在現實社會發展中的有機保護問題,也即是我們現在關注的歷史城市景觀(HUL)問題。筆者認為,引入“風物”這一詞語,恰恰可以彌補這一方面的不足。

  “風物”與“文物”、“風俗”一樣都是中國傳統詞語,易于被廣大民眾接受,我們還可以通過媒體宣傳、規章頒布等方式,向普通公眾闡釋的其含義。我們可以用“文物”一詞指代物質文化遺產,用“風俗”一詞聯接非物質文化遺產(風俗不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全部);而用“風物”一詞指代廣大的、宏觀的,與人民生產、生活息息相關的,既需要保護,但又可以繼續為人們所使用或利用的景觀、物產。通過“風物”概念的推廣,可以在全國范圍內“勾沉”出各具特色的“地方風物”、“文化風物”,可以倡導各地的“風物”“體系化”研究和復興,促進歷史城市景觀(HUL)的保護。

  這樣,我們就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溝通整個文化遺產保護諸多方面的,理念層級遞進清晰的,中國漢語式的表述序列:“文物”、“風物”、“風俗”。在這個序列的兩端,分別是物質和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在這兩者之間的中間地帶,用“風物”概念之,包涵《建議書》中的“景觀”一詞所指的物質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可以運用《建議書》倡導的理念和方法,同時貫徹中央城鎮化會議的精神,結合中國實際情況做“歷史城鎮風物”的保護。

  (三)用“風物”一詞作為《建議書》“景觀”一詞的表述,在中國有深厚的歷史基礎。

  “風物”一詞的使用在中國由來已久,其運用的成熟既體現在對其內涵的精確把握上,也體現在對風物所代表的事物的總結、記述上。在中國古代志書中就有風物志,如前文中提到的《八閩風物志》,即是記載地方風物的志書。而《辭海》對風物志一詞的解釋是“風物志:專門記述一地風土、氣候、物產、名勝的著作。民俗研究的一種資料。較多混雜在歷史的史書、方志、游記、筆記中,近世地方志編寫中有單獨或獨立成書的傾向。”時至今日,在南方某些省市,仍有修編風物志的現象,比如,《廣東風物志》、《云南風物志叢書》等。

  由此可見,“風物”一詞的運用之久和內涵之廣。而且,按照慣例,史書、志書多為官修,體現了政府意志,是當地主流文化的代表;即使是由個體作者憑自己喜好編修的游記、筆記,也往往因其作者是名士賢達,而能夠代表一時一地的社會主流文化。可以說《風物志》的編修體現了人們對各地風物的一種認可和總結,在忠實記錄的同時,也是一種保護觀念的萌發。從這方面說,用“風物”一詞作為《建議書》“景觀”一詞的表述,在中國有其深厚的歷史基礎。

  (四)運用“風物”一詞可以體現文化遺產保護在時間維度和空間維度的有機結合,更利于歷史城市景觀(HUL)保護的推行。

  “ HUL是一種對城市空間從時間連續性和角度對空間連續性的價值甄別,其背后的形成機制是HUL方法的關鍵所在。它既是一種識別角度,也是一種價值觀,同時又是一種空間形成的機制。” “風物”一詞的內涵正好符合了HUL理念的這一要求。首先,“文物、風物、風俗”這些語匯已經為廣大公眾所熟知,有著較長時間的歷史傳承,有著其自身的時間延續性。其次,我國城市化進程非常快,一個城市中要保護的東西很多,要發展的東西也很多,我們除了要關注文化遺產表述語言的時間延續性之外,更要關注其空間上的拓展性。如果運用“文物、風物、風俗”這一語言序列的話,更有利于現實中的文化遺產保護實踐。

  比如,對于一處歷史文化街區的保護來說,我們可以對其中價值巨大、特色突出的古建筑,明確的說他是“某某級文物保護單位”,以明確其“珍稀性、獨特性”,表明他要原狀保護,甚至要犧牲其部分使用價值和社會功能的來保護;而對于這一歷史文化街區的較為普通的傳統民居及其附屬物品和非物質文化,我們可以說是“某某歷史風物區”,以明確其“寬泛性、宏觀性”,在肯定其有文化遺產價值的同時,也認可了他仍然可以在特定的管理約束和引導下繼續由公眾使用,以引導其有機發展;對于對該歷史文化街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我們除了按照現有保護理念、方法保護以外,還可以通過“風物”所包涵的“風俗”內涵,不僅在該“風物區”內保存、發展,甚至可以活化至“文物保護單位”內,乃至推廣到歷史文化街區周邊的現代城市建成區去,形成有必保、有活化、有進有退的保護局面。

  (五)運用“風物”一詞不僅可以開展歷史城市景觀保護,還可以進行鄉村景觀保護,只須把“歷史城鎮風物”中的“城鎮”一詞去掉,變為“歷史風物”,這樣更容易為公眾所接受。

  在2012年的《杭州宣言》中就有:“……認識并保護持續性鄉村景觀尤其是世界上最豐饒的糧食產地的景觀遺產的重要意義。在理解持續性鄉村景觀遺產意義的同時, 我們認識到必須全面研究和認知與社區的關聯性、延續的傳統作業、生態可持續性、景觀的歷史及審美重要性……”這體現了鄉村景觀保護的重要性,但在實際工作中,如果我們對鄉村居民說:“你這房子、院子、農田是景觀,需要保護”,他可能因為對“景觀”概念的模糊而不理解,或許會認為:我天天呆的地方咋就成景觀了。但是如果說:“你的房子、院子、農田等是某某文化風物,是有特色的、有價值的,應當在使用中加以保護。”會使當地居民容易理解和接受。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用“歷史城鎮風物”一詞替代“歷史城市景觀”是最為契合中國傳統文化的表達方式,也必將引發出中國特色的“歷史城市景觀(HUL)”保護方法。但為了行文的方便,下文中仍多采用“歷史城市景觀(HUL)”,以免引起閱讀理解上的誤區。

  二、關于“千城一面”現象的認知——中國的“歷史城市景觀(HUL)”保護應當從“千城一面”中吸取教訓和尋求啟示。

  目前,“千城一面”現象已經引起國內外專家、學者的廣泛重視,其研究、論述成果繁多,可謂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筆者認為,在中國開展歷史城市景觀(HUL)保護一定要深入研究“千城一面”,不僅要研究其成因和尋找對策,還要從“千城一面”現象中吸取教訓和尋求啟示,在看似“千城一面”的城市中尋找那些曾經獨具特色的歷史文化“枝葉”與“遺珠”。

  (一)歷史城市景觀(HUL)形成的本質就是城鎮化過程中有特色的人類社會文明與自然生態文明的有機結晶,并且當這種結晶不斷 “層層積淀”時,城市則彰顯其獨特魅力,正所謂“大美天成”。

  反之,如果在城鎮化過程割裂了人與自然、古與今、文化積淀與社會發展之間的有機銜接,則即使建造一些在短期看來“美”的或有特色的個體的城鎮化產物,而任其簡單復制、低級模仿后,所形成的城市總體則極有可能是“丑”的和無特色的。這也許是“千城一面”現象給我們的最重要的啟示。

  我國“千城一面”現象的形成有多種原因,有歷史的、文化的,有技術層面的,也有認識層面的,但最根本的原因是我們在城市化進程中忽視了對自身文化、歷史的“層層積淀”,沒有在城市建設中廣泛采用“保老城,建新城”等做法;沒有很好的研究在現代技術、現代生活條件下,如何傳承和發展自身文化等問題,才最終造成了“千城一面”現象。

  (二)在當下的城市化過程中如果仍然忽視文化、歷史的“層層積淀”,則任何短視的舉措,都可能是錯的。前者,就是“千城一面”現象,而后者,則可能是當今建仿古城、城市地標建筑、隨意搞城市雕塑等。

  如今,在我們的城市建設中,又出現了另一種為了文化而“造文化”,為了景觀而“造景觀”的現象,這有可能會再陷入新一輪的低級模仿和新“千城一面”之中。比如,某些地方熱衷建仿古城、仿古街、修城墻,某些地方修建類似天安門、天壇、白宮等等“景觀”建筑,有些城市盲目追求建設“新、奇、怪、高、大”的城市地標建筑,某些城市為了提高文化品味隨意搞城市雕塑等。這樣的做法,可能會在短期內收到吸引關注的效果,但絕對不會促進一個城市的“歷史城市景觀”(HUL)的培育和發展,甚至會讓人覺得低俗、不莊重。因為,這些做法都不是建立在對本地區歷史文化的挖掘與傳承之上的,仍然是割裂和丟棄自身歷史和文化的另一種形式。

  (三)一座城市想要發展出自己的特色,首先要有清晰的獨特的發展理念,然后運用切實可行的發展規劃、治理方法和技術路線,才有可能杜絕“千城一面”的延續和社會資源的浪費。

  城市要想有特色,必須要堅守自身的歷史文化,保護好自己的歷史文化景觀。每一座城市都應該屬于自己的有特色的清晰的發展理念,有切實可行的發展規劃、治理方法和技術路線等。其發展理念應當是具有全局觀念和全球視野的,而不是偏于一隅的和短視的;是有機融合了文化遺產保護理念后的對現代建筑與城市模式等方面反思之后形成的科學理念,而不是只見現代建筑與城市模式之“利”而不見其“弊”的片面思維。其獲得的新理念應當指導整個社會的認知方向,促進整個城市的逐步改變和轉化,從而杜絕“千城一面”的延續和社會資源的浪費。

  (四)無論科學技術如何發展,在城市化過程中都應當敬畏自然、順應自然,重視自然的自凈機制和承載能力,包括景觀的承載力、城市建成區中自然環境的保護等。

  回顧中國古代建筑史和城市發展史就會發現,中國古代建筑和城市之所以能夠創造出自己特色,形成獨特的建筑體系和城市格局等方面的深厚智慧,就是因為在順應自然地勢、環境特點的情況下,將所擁有的建筑技術、城市建設理念發揮到極致,達到了所謂的“天人合一”。而中國現代建筑和現代城市發展,卻往往是忘記和忽視了這一點,對現代建筑技術的偏好和信賴,使我們劈山填海、樓宇林立,完全忽視了大自然給予我們的地域特色,又是在短短幾十年內,在全國的城市中,運用幾乎同一個歷史時期的建筑模式,怎么能不“千城一面”呢。“千城一面”現象充分說明,無論技術如何進步,一個城市的特色,仍不能離開人與自然的共同創造,對自然的敬畏和尊重不僅是保護環境的需要,也是城市特色的需要、文化的需要。

  (五)在“千城一面”的城市里仍然存在著城市特色的基因,應當去尋找那些曾經獨具特色的文化的“枝葉”與“遺珠”,找到它們、保護它們,是延續和保護城市特色文化、特色景觀的重要方面。

  在“千城一面”現象比較突出的城市區,一座城市原有地域特色、歷史特色、文化特色也許并未完全消失,它們的“枝葉”與“遺珠”也許仍以不同方式存在城市的角角落落里,它們可能是當地居民的一種行為,可能是一處破屋舊宅,也可能是尋常居民家里珍藏的老照片、老家具,也可能是地方文獻中的記載。這些特色文化的“風物”能夠被保存下來,足見其旺盛的生命力和深厚的社會基礎,保護它們不僅能夠促進一個城市現有歷史城市景觀(HUL)的保護,還有利于“豐滿”整個城市的特色形象。

  比如,在洛陽,曾經有一個軍工廠從四川漢中整體遷來,該廠原來位于漢中的一處山區。該廠遷來洛陽后,原廠址附近村莊的部分原住村民也隨之而來,在現軍工廠生活區附近專做漢中小吃為生。二十多年來,形成了漢中特色小吃一條街,成了洛陽本地人也常常光顧的地方;更有甚者,同樣一種小吃,不同的賣家往往有自己固定的食客,這何嘗不是一種特色文化。不足之處是這小吃街仍處在普通的現代住宅、市政道路之間,如果能夠融合、提煉這些居民對原居住地的建筑特色、歷史文化的共同記憶,結合洛陽現居住地的自然地勢,修建既有四川風味又有中原特色的食品一條街,又何嘗不會成為一道風景呢。

  三、關于如何踐行“歷史城市景觀(HUL)”方法

  (一)歷史城市景觀(HUL)的保護要從理念理論、組織管理、保護實施等三個層面有序推進、有機演進,并最終達到景觀類文化遺產從靜態保護到與社會發展的“動態博弈”和“有機存續”。

  任何門類的文化遺產保護工作,都可以看作是理念理論、組織管理、保護實施三個層面的有序展開。比如,青銅器、陶瓷器、玉器、鐵器、石刻等可移動文物的保護修復大略有這樣幾個步驟:1、發現和確認文物的病害;2、依據文物修復理念、理論制定保護方案;3、方案報批和經費申請及撥付;4、修復保護技術實施;5、修復保護成效驗收等。在這個過程中,就包涵了理念理論、組織管理、技術實施三個層面。再比如,古建筑、古遺址、石窟寺、古墓葬等不可移動文物的保護,其保護工作大約包括:1、確定保護單位級別、區劃,成立管理部門;2、保護規劃編制與頒布;3、日常維護、管理與研究;4、保護工程方案制訂與報批;5、保護工程項目實施與驗收;6、環境整治或改造提升;7、展示、宣教、安保……

  在這些文物保護工作中,理念理論就是《威尼斯憲章》《中國文物古跡保護準則》等等一系列文物保護理論成果,組織管理就是文物部門及業務單位的組織形式,保護實施就是具體的保護工作;而所有這些工作的中心目標就是:降低或阻止文物本體材質的退化或劣化,杜絕或減少文物受到自然因素與人為因素的影響或危害,從而保持文物本體及其價值的真實性、完整性、延續性。

  對于歷史城市景觀(HUL)來說,其保護相對于以往文化遺產保護,有著前所未有復雜性、綜合性、長期性,但是究其本質,仍不過是理念理論、組織管理、工程技術等三個層面探索、實踐、更新,再探索、再實踐、再更新,最終達到景觀類文化遺產從靜態保護到與社會發展的“動態博弈”和“有機存續”,現實文化遺產的良好保存與文化傳承。

  回顧文化遺產保護的發展歷程就會發現,隨著保護對象體量和復合程度的增長,其保護工作類型就越加繁多,理念理論、組織管理、保護實施三個層面的有機演進就越加復雜。在文物器物修復過程中,方案制定和修復技術是關鍵,也即是說,保護的過程主要是修復理念與技術實現之間的互動。在不可移動文物的保護中,組織管理工作的分量增加,在保護的過程中,組織管理成為理論貫徹和保護實施的保障基礎。而在歷史城市景觀(HUL)的保護中,由于保護對象的復合性、多樣性、長期性,且與城鎮區相契合,與人們生產、生活相關,其保護過程中,應當會以理念理論與組織管理兩個層面的互動為主,保護的技術與工程實施應該會退居次要地位。因此,在具體的歷史城市景觀(HUL)保護實踐中,應當優先探索如何將理念理論和組織管理進行有機的結合。

  (二)歷史城市景觀(HUL)理念與方法在中國的應用,就其理念理論層面來說,就是要針對具體的保護對象把HUL理念理論化、具體化;就其組織管理層面來說,就是借助現有組織管理體系和借鑒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文化景觀保護、大遺址保護模式,融合HUL的理念和方法。

  在以往的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中,曾經有過這樣的教訓,由于模糊化的概念認識,藝術化的學術表述,使得我們在城市化進程中,逐步失去話語權,失掉保護城市特色的“陣地”。而在當今我國的歷史文化名城保護、大遺址保護中,最先強調的就是“規劃先行”。規劃中首要列出的就是在歷史研究、考古發掘等工作的基礎上的遺產現狀與價值的認定。編制完成并獲得批準的保護規劃要由地方政府予以公布,以彰顯其權威性;并且強調文化遺產保護規劃與當地的名城保護規劃、城市總體規劃的有機銜接;以及文化遺產保護規劃與城市交通規劃、旅游規劃、生態保護規劃等等相關規劃的互通。對于遺產的保護、利用方式,相關的規劃、法規、規章給出具體的規定,細化到了《居民公約》的層次,有力的促進了公眾對文化遺產保護的認識和保護措施的貫徹。比如,在洛陽近年來開展的絲綢之路與大運河(洛陽段)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工作中,就把遺產點的保護要求寫入了當地村鎮居民的《村規民約》中,起到較好的宣傳、貫徹效果。

  對于具體的歷史城市景觀保護對象來說,如果想貫徹HUL,首先就是HUL理念的有針對性的理論化、明晰化,最終的理論成果必須是清晰明確、科學可行的,并且是可以隨著時代發展更新的,要經過反復研究、討論、宣傳,推介到景觀所及的所有人居范圍內。其次,在歷史城市景觀保護實施上,通過政府部門、文物部門融合業務研究單位、景觀管理單位、科研院所、社會公眾等各方面力量,總體組織、協調、推進各項保護工作。對此,筆者有以下三點認識。

  1、在歷史城市景觀(HUL)的保護中,所要貫徹的理念是多層面的,包括了方法的、組織管理、工程技術更新等,甚至還有指導城市生產、生活的理念。

  對歷史城市景觀(HUL)理念的解讀不是一次性的,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而是隨著保護實踐的開展不斷深化,并逐漸更新、完善的。在這一過程中,理念的細化、融合、更新,一要向國內外優秀城市的發展歷程借鑒;二要向文物修復、古建筑保護等以往的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借鑒;三要向地貌學、環境保護學、民俗學等相關學科借鑒。

  尤其是文物修復與古建筑保護中的一些理念、方法,不僅在歷史城市景觀(HUL)保護中,對一些具體的景觀文物的修復、保護有指導意義,其理念與方法背后所隱含的哲學意義、美學意義,完全可以成為HUL理念貫徹過程中的有效助力。比如,在青銅器、陶瓷器的修復中,對于原器物缺失部位的補配與填充,我們就經歷了完全仿真的修補模式,差異較大的修補模式,和現在得到廣泛認可的“遠看差不多,近看有區別”的修補模式。這種修復表現形式的變化、材料的更新、技術實現演進,都印證了修復理念的發展與進步。再比如,在古壁畫的修復中,運用“影線法”對于壁畫缺失部位的畫面進行適度補全,壁畫填補材料和支撐體材料的“可逆性”或“可再處理性”等等,其材料、方法的技術運用與藝術表達都達到了成熟和完美的地步。用這些方法修復出來的文物能夠經得起千千萬萬人去看、去玩味,其背后所蘊涵文化與哲學意味絕對值得歷史城市景觀保護和城市建設在一定程度上去吸收、借鑒其理念與方法。

  再比如,在我國古建筑保護歷程中,從建國初“修舊如舊”原則的提出,到“保持文物原貌”原則的貫徹,到運用“原材料、原工藝,精工細作”的具體要求,以及傳統技術人員的培養與操作實施,程序的掌控,環境變化對古建筑修繕技藝的影響,新材料的耐候性,實施過程中對傳統工藝、文化的宣傳、傳承……無不是體現了經歷過艱苦探索之后,所形成的科學化、體系化的保護認識,其保護技術的成長和發展歷程中折射出的哲學內涵對歷史城市景觀(HUL)的實踐都有著重要的借鑒意義。

  2、歷史城市景觀(HUL)的踐行不僅僅是為了保護城市已有的歷史城市景觀,而是在保護現有歷史城市景觀的基礎上發現和存續城市所有的特色文化、特色景觀。這一過程可能是復雜的、變化的、循環往復的,需要科學、高效、長期的組織管理模式與機制。

  理念理念、組織管理、保護實施是實現這一過程從意識形態到實際操作的三個層面,專家學者(文化遺產從業人員)、政府和文物部門、居民公眾是分別對應這三個層面的社會主體,歷史城市景觀、自然環境、城鎮區則是社會主體作用的對象。

  

  如上圖所示,歷史城市景觀的踐行,就是處于城鎮區的多種社會主體,通過理念理論、組織管理、保護實施三個層面的運作方式,作用于歷史城市景觀、自然環境和城鎮區等物質現實的社會運動過程。如何科學、高效、可持續的實現這一過程,組織管理方式是關鍵,理念理論、保護實施是理論和行動保障。專家學者、政府和文物部門、居民公眾,做為歷史城市景觀踐行的主體,應當在一定的組織形式下,通過探索、交流、研究、決策、實踐、再探索、再交流、再研究、再決策、再實踐……的過程,推動歷史城市景觀保護、城鎮化建設、自然環境保護等三種物質現實的有機更新、存續發展。同時,在實踐中的獲得的經驗、方法,可以通過主體的交流、反饋,促進理念理論成果、組織管理方式、保護實施作法的創新。

  具體做法,可以由政府和文物部門組建歷史城市景觀(HUL)委員會,成員包含專家學者(包括歷史學、民俗學、文物保護學、景觀學、城市規劃學、工程學、旅游學、環境保護學……各方面的專家學者)、各界代表(社區居民、利益相關方、文化遺產保護公益人士等)。委員會內部可以分為景觀研究委員會、決策委員會、執行委員會、監督委員會等分會職司各種職能。委員會通過組織針對某一歷史城市景觀保護的各級別的研討會,綜合各方意見、提出構想,探索該歷史城市景觀的價值、現狀、保護、傳承的具體方法、步驟。在這一過程中,要遵循《建議書》中提出的理念和基本步驟,并結合歷史文化名城規劃、文物保護單位規劃等已有理論成果,以及依據保護實踐的具體情況增益、完善保護方法。

  3、歷史城市景觀的保護是全面綜合的實施過程,要順應社會發展潮流,不斷引入新技術、新方法,倡導多學科合作的模式。

  歷史城市景觀“在詮釋保護戰略時采用了寬視角的方法來分析歷史聚落和城市,而不是簡單鑒別和描述遺址及建筑物。這一方法促進了更廣泛的學科融合,如對地貌學、自然環境和對非物質方面的考慮,這種融合將引導對城市歷史價值多樣性的更綜合、更包容的理解,并對其加以保護。”對當前的文化遺產保護事業而言,多學科的合作是必由之路,而對于空前復合性的歷史城市景觀來說,更是如此。在城鎮化進程中,我們要保護歷史城市景觀,在深入挖掘其歷史文化內涵的同時,完整、全面的保護其歷史文化信息的復合化傳承,則多學科的合作研究必不可少。

  從整個人類社會的發展歷程來看,歷史城市景觀保護景觀可能是迄今為止,最為復雜的人類文化遺產保護活動,其面對的對象和需要協調的范圍、操作的層面可能都是空前寬泛的,因為要面對的是當今人類文明最活躍的正在發展中的地方——城鎮。從這個角度想開去,歷史城市景觀的保護應該是包涵了有形遺產與無形遺產、宏觀世界與微觀世界、歷史與現實、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技術與藝術等一系列復雜的社會運動的總合。這一運動過程的本身就體現了社會發展的文明程度,也必將促進人類文明的進步。

  由于筆者才學淺薄,本文只是對歷史城市景觀(HUL)中國化的一點粗淺的理念性認識,希望對中國的歷史城市景觀保護有所助益,并肯請專家、同行予以批評指正。

  參考文獻:

  [1]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關于歷史城市景觀的建議書》,2011年

  [2]ICOMOS-IFLA 國際文化景觀科學委員會(ISCCL):《關于歷史城市景觀、鄉村景觀及其關聯性遺產價值杭州宣言》,2012年。

  [3]王國平:《讓城市因歷史而美麗》,《中國歷史城市景觀保護發展報告(2013)》,王國平,總主編,杭州出版社。

  [4]彼得••H•古德柴爾德:《歷史城市景觀的實際應用:基本原則》,《中國歷史城市景觀保護發展報告(2013)》,王國平,總主編,杭州出版社。

  [5]王曉:《對話與共生:“歷史城市景觀”與“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方法探析》,《歷史城市景觀研究》第一輯,浙江古籍出版社。

  [6]馬智慧:《積淀的美:HUL方法破解“千城一面”路徑研究》,《歷史城市景觀研究》第一輯,浙江古籍出版社。

  本文英文題目:

  Respect to Thinkings of Chinaization of Historic Urban Landscape

  Author: Yang Weiqing

 
】【打印繁體】【關閉】 【返回頂部
分享到QQ空間
分享到: 
上一篇徐金星:關于洛陽白馬寺的幾個問題 下一篇郭畫曉:胡風影響下的洛陽唐代女俑

相關欄目

洛陽市文物局簡介
       洛陽市文物局負責管理全市文物保護、搶救、發掘、研究、出境、宣傳工作;負責申報、審批全市境內的文物鉆探、發掘、保護、維修項目,全市國家級、省、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管理工作,文物商店的審批和文物鑒定機構的設立、撤銷的申報等工作。

最新文章

地址:洛陽市洛龍區開元大道232號 郵編:471000 Address:LuoYang KaiYuan Road 232 Post code:471000 值班電話(Tel):0379-65156380 傳真(Fax):0379-65156373 咨詢電話:0379-65156380 E-mail:[email protected] 洛陽市文物局 版權所有 豫ICP備12023020號-1 網站維護:洛陽市文物局信息中心   

咨詢
投訴

0379-65156380

陕西快乐十分好不好中